阅读历史 |

续章91 仙人抚顶(月初求月票)(1 / 2)

加入书签

周书玲点了点头,其实柳月望不自我介绍,她也能够看得出来了,柳月望和安暖长得很像,刘长安高中的时候,安暖就来过这里玩儿,后来在刘长安的朋友圈里也看见过安暖的照片。刘长安很少发朋友圈和空间说说,所以对他发的那两条“我老婆”和“和她同框”的内容印象深刻。

不得不说刘长安和安暖是郎才女貌相当匹配,也只有眼前月上嫦娥一样的女人,才生的出安暖这样的美少女吧。

看看这皮肤,这身段……咦,身材倒是和自己差不多,因为过年总是要胖一些,该膨胀的地方都有点儿膨胀了,周书玲这时候不嫌弃自己发胖了,就是觉得人家这穿衣打扮特显身材和气质,周书玲不会。

她最自信的时候就是穿上刘长安改的那件毛线裙,也很显身材和美妇人的气质。

“安暖妈妈要不要尝尝肉包包?咚咚妈做的肉包包最好吃了。”上官澹澹牵着周咚咚的手上楼,站在楼梯台阶上,抬手摸了摸周书玲的头顶。

尽管在外人面前,被一个稚嫩的少女摸头,感觉略微有些尴尬,但周书玲也没有抗拒或者觉得很不合适,毕竟连竹君棠那样的大小姐,被上官澹澹摸头,都眯着眼睛很舒服的样子。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柳月望微笑着摆手,目光却落在周书玲的头顶上。

头,三花聚顶,魂魄栖息之地,阳火燃烧之所,不能随便摸的。

有句诗叫: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若不是能授人长生,就算是仙人,头顶也不能给你乱摸的。

当然了,现在的人没有那么讲究,但一般也只有长辈会摸摸晚辈的头顶,还有一些人有这样的坏习惯,例如刘长安就喜欢摸别人的头顶,柳月望观察到的基本是他会摸摸安暖的头。

原来这种习惯也是遗传。

可上官澹澹若不是长辈,怎么会去摸周书玲的头?柳月望不动声色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们就是能吃……早上出去逛一圈,吃点东西先开开胃,逛回来了消化的差不多,回家再吃真正的早餐。”周书玲回头看了一眼,上官澹澹摸完头,就牵着周咚咚上去了。

“确实……”柳月望是见识到了,随口问道,“平常刘长安不在家,都是你照顾着她们吧?”

听到柳月望的语气里,似乎理所当然把她和刘长安看成一家人,周书玲有些高兴,毕竟是当老师的人,就是会说话,周书玲打算稍作分辨,笑着说道:“我们楼上楼下,确实一家人一样,主要是咚咚很喜欢刘长安,常常在楼下玩儿。闲着我们合伙开了家餐厅,我受他照顾很多,平常做做饭菜,帮忙伺候澹澹,也是应该的。”

周书玲不经意地说“伺候”,也是莞尔,毕竟澹澹总是那么有派头和理直气壮不干活的气势,让周书玲都觉得她就是被人伺候着的什么大人物似的。

你们就是一家人!

柳月望笃定自己发现了真相,看来周书玲多半就是刘长安的姐姐了,所以刘长安才会总是带着自己的小侄女,闲逛,吃饭,玩耍,都带着。

周书玲也是上官澹澹的女儿,所以才是“伺候”着这个看似少女实际的小老太太。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