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连一首歌都不肯给我,你个渣男(1 / 2)

加入书签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正文卷第一百八十九章连一首歌都不肯给我,你个渣男得到《凡人歌》的耿浩心满意足的离开,他要赶在酒局结束前回去,否则将失去一个天赐的装β机会。

将耿浩送出门的赵守时轻轻将门带上,刚转过身来就察觉眼前一道黑影向自己冲来。

连忙伸手去接,却依旧有些晚,只觉得胸口一疼的赵守时直接脱口而出:‘我艹、’。

头昏脑涨、眼冒金星的他后退一步才算站稳,胃里有种想吐却也吐不出来的感觉。

要知道这还是有两只真乳垫作为缓冲的情况下,要不然绝对当场咳血、英年早逝、死球算了。

用膝盖想都能猜到,有这个条件,却能够做出这般动作的也只有某个姓裴的傻狍子。更别说眼前的这张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的俏脸那是一个清晰可见。

感受着环绕在脖颈的两只藕臂,还有交缠与腰间的两条长腿,赵守时无奈道:“大姐,你要闹哪样啊。别以为咱俩关系好,我就不告你谋杀亲夫哈。”

“我要,我要、、、”

浑身酸疼的赵守时眼睛一亮,头点的就跟小鸡啄食一般的迅速,有些性急的他直接打断裴幼清的话:“给给给,你要我就给,你要我就给。要多少给多少,绝不含糊。”

眼睛发出yin不可描述光芒·dang光芒的赵守时毫不留情的伸出罪恶的双手,一把抓住某人T恤的下摆,直接就要往上掀。

双手双脚都没空的裴幼清情急之下连忙摇头,“快住手,不是这个,不是这个。”

哇哦男孩赵守时瞬间get,放下T恤下摆的他直接往下探手,善解人意的他就要施展出****技能。

嗨,这次肯定没错。毕竟不是T恤就是裙姊,没有别的可能。**与bra那都是第二步才要考虑的环节。

可他万万没想到,裴幼清竟然去撞自己的脑袋,嘴上还喊着:“你干什么!!松开我,快松开我。”

赵守时蒙了也恼了。T恤不让动,裙姊又不是。那你还跟我说“我要”?

哦~明白~

果然是女人的嘴,骗人的鬼。说不要,其实就是要。说松开,就是紧紧抱。

自以为get到话中真意的赵守时手上更有劲了~

裴幼清急了,这次她是真的急了。

猛地推了赵守时一把的她同时往后一跳,双手呈防备状的她看着赵守时,呵斥道:“你脑子怎么长的,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觉得我是当众说出这种话的人吗?”

说着,裴幼清暗啐一口,又道:“我想要的是【歌】,《我是歌手》决赛舞台唱的歌!!!”

“那你不早说,害我瞎鸡动。”赵守时心虚的摸着鼻梁。实在是荷尔蒙刺激的失了理智,让他忽略了一向含蓄的裴幼清能做到的最大程度是【暗示】。这般直白的索求更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大哥,是我不说吗?是你不给机会啊。好家伙,手可真快啊。”

无语凝噎的裴幼清上前几步,锤了赵守时几下算是解了恨。

指指自己,指指赵守时,有求于人的她想摆黑脸又不好意思,想央求又拉不下脸来,满脸纠结的她鼓起勇气说道:“以咱俩的关系,我再跟你要首歌,不过分吧??就算我要的是比《凡人歌》还要好的歌,你肯定不忍心拒绝我的吧?”

赵守时胸口一闷,一口老气差点没才喘上来。比《凡人歌》还要好的歌曲,还得符合她们的要求?

别闹了,历经十几二十年而不衰,被各个年龄段的观众们都喜欢的歌曲是那么简单就能拿出来的?

你真当腌辣白菜啊!!

赵守时直接摇头:“忍心。”

原本胜券在握的裴幼清傻眼了,鼓起腮帮子,化身萌妹子。摇着赵守时的胳膊子的她嗲声嗲气的央求道:“守时哥哥不要这样嘛。就算没有《凡人歌》,可以有《女儿红》、《女妆泪》的啦。”

“你快住嘴吧,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嗯哼??无缝衔接化身小恶魔的裴幼清舔了舔嘴唇,威胁道:“你再说一遍?”

“说十遍也是没有。”赵守时顿了顿,又道:“《铁窗泪》你要不要?”

“我要你个大头鬼,你个臭狗子坏得很。”

瞪了赵守时一眼的裴幼清把赵守时的胳膊往外一甩,冷哼一声回到床上。一蒙被子的她不带好气的说道:“爱给不给的。”

眼看裴幼清是真的生气了,赵守时也不好过于逗她,笑着说道:“给给给,我给行了吧。”

“您老人家多为难啊,我哪有脸再腆着脸问您要歌呢!!!反正这世界辣么大,离了你赵屠夫,我还能吃带毛猪不成。”

从被褥下钻出脑袋的裴幼清指着门口方向,面无表情的说道:“一会你出去的时候,给我把门带上,谢谢配合。”

啊?

赵守时诧异,挠了挠脑壳,问道:“我出去?去哪?”

“你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的,爱去哪去哪。反正我的房间里没有你的容身之地。”略顿片刻,裴幼清朝隔壁一努嘴:

“去找耿浩啊,反正你们俩关系那么好,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对了,干脆你俩一起过得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幸福生活了。”

“老大,别闹。谁是耿浩,耿浩是谁?我跟他不熟的,不对,我压根就不认识个叫耿浩的。”

裴幼清冷嘁一声,不屑的说道:“装,再装。说咱俩的已经近到不能再近了吧?你睡我屋,你睡我床,你睡我、、、我说什么了?就这样你连一首歌都不给肯我,却随手甩给耿浩一首我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是经典的《凡人歌》。

就这样,你还跟我说你跟耿浩不熟?我现在才算明白,什么是【同性才是真爱,异性都是繁衍后代】。你个渣男。”

赵守时脸色大变样,他可以被人质疑人品不行,被人质疑性格反复,被人质疑实力有水分,偏偏不能接受被人质疑取向。即便只是玩笑之谈也不行。

尤其是提出这个质疑的是裴幼清。要是她随口出去一说,那绝对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真急了的赵守时不敢再开玩笑,连忙跑过来的她拱手作揖讨饶道:“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这事可不好出去乱说的。”

“啊?你害怕这个啊?”裴幼清大喜,没想到几句玩笑,竟然打在赵守时的七寸上。

简直就是非常的nice。

“怕怕怕,我怕死了。”

看着裴幼清滴溜溜转的眼睛,赵守时就知道她没打好主意,为了度安全过关的他只能选择妥协:“给你们准备首英文歌怎么样?流行、电音风格。跟《凡人歌》的曲风南辕北辙,没有办法评比高下。但这首歌的风格更适合你们的气质,反正我个人非常喜欢。”

裴幼清双手环抱,风轻云淡的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先唱两句再说其他。”

莫名其妙就占据上风的她不用辛苦摆黑脸,甚至都敢调侃下赵守时。

“这歌名叫《Welcometobeijing》。。”乐视

“北#京欢迎你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