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苏先生,你觉得皇上此举是何用意?”

萧亲王府书房,苏离坐在上坐,看着底下的人虚与委蛇,表情淡漠,没有一丝掩盖,淡然道:“不知。”

换来的是底下众人不识好歹的白眼,苏离对不毫不在意,从容的喝着热茶。

萧野将一切看在眼里,手掌在桌椅龙头反复摩擦,见差不多了,挥手屏退了众人,只留下苏离和他的心腹。

苏离知道着两人,都是萧府家生子,名唤汇川,汇流,汇川左眼有一道极深得疤,几乎陷入眼睛,后来不知怎么当上了官,成为了萧野的左膀右臂。

自从萧野交了兵权之后,明面上就是这两个人在把持着兵权,官职不大,但牵涉甚光,官家都要卖他们几分面子,约莫那些将领从前都是跟在萧野名下的人,萧野这人,最擅长笼络人心,十几年,把持朝堂整个兵权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要说他野心这么大,怎么会将兵权交还给皇上,只能说小额野心远不及如此她是觊觎皇上那个位置,要想名正言顺坐上那个位置,面上功夫得做足,至于里子又多烂,没有人会在乎。

汇川是个沉稳得性子,想得也多,军中的事大多时候都是他在为萧野出谋划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见萧野陷入两难,当下开始思考后路,“大人,我人为皇上此举对我们并无影响,公子即便事不能前去支援少了共鸣,但是我们还可以给他创造别的机会。”

“此话怎讲?”

“救驾的功劳可不可军功小,萧世子此去救援少不了要些时日,到时候回京,京都是怎样一番景象可就说不准了,况且公主也到了适婚的年纪。”

苏离从萧亲王府出来,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仿佛要将胸腔最后一口气吐完才作罢。

正值夜幕降临,昏黄的灯盏刚刚点上灯油,路上还没有行人来往,苏离独自走在小巷深处,一步一步,不知去向何处。

道不同不相为谋,除非身不由己人。

“大人,苏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对我们二人有什么意见?”汇流是个急性子,生平最看不惯读书人那一套文绉绉地理论,长得五大三粗,嗓门也大。

萧野知道他是好心,也不恼,相反,他乐于看到苏离无法融入他们地模样,苏离这个人心思太深沉,他无法完全掌控,最好的办法就是萧亲王府成为他唯一地依靠,他要走仕途,要成大事,萧亲王府才是他唯一地捷径。

豪言相劝,装作一副为他着想的样子,“苏先生说得不无道理,公主本身已经是个意外,不在我们掌控之内,还是不要轻易打公主的主意,其他的们就按你们说的办,公子大概多久能抵京?”

“一月之内,定能赶在萧世子之前抵达,到时候会秘密驻扎城外,助大人成事。”

“好,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一切以稳妥为先,万事谨慎。”

“属下遵命。”

萧野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了,两人欲言又止,还是退下了。

萧野知道他们想说什么,事情已经如此,何不直截了当,将着大燕易主,他们想得简单,认为着大燕的江山本就是他们拼命打下来的,凭什么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来当他们的君主。

武人的心思很简单,谁比他强,他就服谁,但是天下人不是这么想的,若不然,自古怎么会有为了皇位横尸百万,兄弟自相残杀,子民互相遗弃的事情发生,这不仅是一个强者的天下,也是一个立法的天下。

他要想桌上那个位置,就必须要得到天下人的支持,名正言顺地坐上那个位置,为此,他必须永诀后患,有些事情就必须是他要做的。

他跟高擎不同,高擎守着他的权位,偏居一隅就已经知足了,他不同,他是沙场的将军,永远不会不会满足,都是小家人,凭什么坐在上面的是哪个百无一用的书生,他不服,就只能自己创造一个新王国。

他知道他底下的人不服什么,他们设计太子征战,就是为了将萧亲王府的公子送去支援,有了军功,后面的一切事情都要简单得多,他也能找到借口带领驻军士兵进京,京都若是有什么变故,他手上有兵,一切还不是轻而易举。

现在被萧予安捷足先登,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怎能不气,所以只能从皇上入手,设计救驾,再将适龄的公主许配给他家公子,有了名号,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敢打公主的主意,公主高龄未婚配,其中本就有民意如此,若是随意婚配,失了民心,得不偿失。

陷入两难之地,萧野别无他法,让萧亲王府公子成王殿下秘密回京,至于进不进京,还需适时而定。

萧予安此去最少一个月,消息才会传回京都,这一个月,就是他们最好的时机,京都见不见血,就看这一个月的时间事情发展还在不在他们的预期之内了。

太子出征,皇上病重,这京都除了辅政王最后为王的就是萧野,但是辅政王没有实权,萧野对他并无顾忌,他现在唯一顾忌的,是公主叛君。

自皇上病重,公主从未露面,公主的民心,即便只是一个女子,也让萧野忌惮,这位公主自文官大改革后,顺从民意,特令可参政,这是全国官员,百姓都见证并且承认的,相当于第二位太子,与他对上,萧野自认并不能讨得好处。

他也想过将公主一了百了,但是公主是百姓的信仰命脉,在他们心中寓意福兆,即便是死,也只能悄无声息,但凤栖宫戒备深严,根本找不到公主何在,此计也只能不了了之,他想着等以后,这位得民心得公主还能被他利用。

深宫里的阴谋诡计,苏离就算没有经历过,也得知道得清清楚楚,即便萧野和他手下的的人有意避开,各种思想弯弯绕绕都能让他猜的七七八八八,所以才能让他们别打公主的主意,是死心,也是嘱托。

这么个美好的姑娘,不是他们能觊觎的,若是姑娘失了办法呢,这大燕是个什么情形,谁也说不准,没准覆灭了,他也不觉得奇怪,所以为了大燕着想,他警告着,别觊觎那姑娘。

苏离走在深巷里,步履稳重,天凉,卖酒的人家招呼他进去喝口热酒,酒家的木门已经落败,牌匾上的红漆已经看不清了,他闻着那醇厚的酒香,“酒家,这深巷哪来的行人,为何不去前面的繁华之地。”

“嘿呀,道不同不相为谋,都是假酒,老夫不稀罕他那铜臭,我着烈酒也不是谁都能喝的,公子来二两暖和暖和?”

他笑着摇了摇头,“身子骨弱,喝不得烈酒,假酒勉强能入口。”

酒家也摇了摇头,似在惋惜,这美酒无人能尝,心酸呐,抱着他的酒葫芦,倚坐在门槛上,就这么睡去了。

苏离转身继续前行,深巷雾重,前路看不真切,身后船家还在嘟嚷着,“道不同不相为谋啊,为难身不由己人哎。”

苏离听着,脚步一顿,而后继续前行。

酒家看着面前眼熟的蓝袍公子,迷迷瞪瞪,“哎?公子,你?”

“酒家,劳烦给我来一壶最烈的酒,我知道谁能喝的下你这烈酒。”

萧予安自认平时是个低调的人,此番前去支援,不会大张旗鼓,但他显然低估了他们对世家公子趋附的认知。

十七倒是见怪不怪,随手从腰间摘下一个葫芦丢给他,萧予安顺势接住,眉头一皱,“这是什么?”

说着打开瓶口,浓浓的酒香瞬间充斥在整个城门,爱喝的人使劲嗅,不爱的人醉了一张红脸。

“前些日子不知是谁送在酒楼的,我喝着挺香的,给你留了半壶,找不到哪里有卖,最留着打仗的时候喝,累的时候就是要喝这个才有劲。”

萧予安不爱喝酒,最爱清酒,这酒对他来说着实太烈,一口下去怕是半颗心都要烧起来,但也不好驳了十七面子,叫齐落收下了。

十七知道他们这些公子哥交期,当下不爽,“可别嫌弃,这就你随身带着,到时候你就知道是好东西,没准还嫌弃我给少了。”

“好,我走了。”萧予安怕那些世家的人来找他客套,迫不及待想要脱身,偏偏十七不让,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我送你。”

“你送什么?”

十七不理他,转过去同伊人嬉皮笑脸道,“小娘子,我去松松他,你先回去,外面冷。”

伊人接过他手里的披风,等他给自己系号了带子才嘱咐他注意安全。

十七揽着萧予安不由分说地将他推到马上,而后自己旋身上了另一匹马,短鞭一扬,两匹马儿受了惊,一股脑忘前冲,身后地队伍有齐落带队,开始追赶。

等与他们拉开了些距离,才慢慢停下来。

萧予安不解,“这是做什么?”

十七先是环视了一圈周围,确认没有可偷听的人,才靠近他,两匹嘛挨得及近。

萧予安鲜少见十七如此严肃地模样,认真起来。

“伊人怀疑你此番其拿去支援是有人故意而为,太子此次出征,除了要对抗外敌,最阿达地难题就是沿路地暴乱,你此次前去一路平定暴乱,少说也要一个月才能抵达西南,我喝公主怀疑萧野地人可能会懂手脚,所以这一路上你要加快脚步,趁早抵达西南与太子汇合。”

“但是此番怀疑可有什么依据?”

十七摇了摇头,一向展开地眉头现在纠结在一起,“我的人传来消息,说是沿路的暴动是有人可以煽动而为,目的和背后的人暂时还不清楚,所以一切只能等你前去查实。”

萧予安点了点头,眉头也染上几分郁结,如果真是如此,背后这人的目标是太子,太子现在前路难行,腹背受敌,这仗是在是不好打,可若不是敌军,这人省委大燕子民,意欲为何?

身后的队伍已经追上来,十七也不能多说,按照军中男儿惯常的方式,实打实一拳打在他的右肩上,笑得明媚张扬,“保重,早点回来!”

而后短鞭一挥,男子宽厚的身影在马背上渐行渐远,黑色的衣袍在风沙中是如此显眼,又是如此让人安兴,只有张扬的马尾和黑红相间的发带,在不合时宜的肃穆中还有点色彩,路过整齐划一的军队时,响起的口哨激起了将士的热血。

这时属于军中男儿独有的热血,这热血感染这萧予安,让他也为之沸腾

他从前总是羡慕十七,不仅羡慕他的张扬,也羡慕他有着沙场男儿的血性予热情,耳镜他骑马飞奔在沙尘中,觉得一切事那么的不可思议,只是对于是假公子来说,这事他绝对没有想象的,耳镜这个时代给了他想哟啊的一切,对他来叔,这就是一个和那后的时代。

十七慢悠悠皇子啊城门口是,果然就看到了茶馆捉着的情形托书的姑娘,他ze长长的黑怕,与他面容气质不想费用和,热的周围的惹纷纷侧目,他去不管不问。

十七过来,下你选哪个带你全家付了钱拍了去绳上的而成图,茨州道他生后,“不是让你先回去,怎么的还怎这,这款风大,照亮了怎么办。”

得了便宜还卖官,说得就是十七这样的人,偏偏伊人源于同他大脑,校长的说“我看则会的茶好喝,极想着下来谢谢。”

”小娘子这事害羞了。“

“倒也没有,只是哟写公子太过孟浪,着实不好。“

十七门头笑着,伊人也不奶,以为在他的杀你行啊长长的皮粉在他圣上也顺眼那么会是,“跟细嫂是再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就看之后的青总怎么样了,太子那边,仙子啊我们也不能是做什么。“

“兄长会没事的。“

话虽这么书,但是伊人自己也没底,他精日总是谁不安慰,迷迷糊糊将,重视听到有人喊他阿姊,但他没有其他兄妹,没灭及夜间醒来,圣上都是一整博涵。

“没事的,不要担心,万事有我呢。“

“我知道有你,不知公子是否愿意替我拿着这披风,这披风着实有些打了。“

“苏先生,你觉得皇上此举是何用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