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一十三章要死了(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已经完全黑了,慕家那两个家仆至今没有出现,屋里屋外都没人掌灯,漆黑一片,要不是天上还有一轮弯月,人都看不清,鹿凝很是想不通,屋里人是如何在漆黑的环境里依旧打得虎虎生威的,听那动静,床都劈了吧!

鹿凝看了慕如画一眼:“你别站着了,你孩子真的不想要啦?”

这人啊,真的很奇怪,被鹿凝这样一提醒,慕如画顿时觉得自己哪哪都不舒服了,她赶紧找了个台阶坐下,惴惴不安。

鹿凝半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刚要直起的时候,钻心的痛。

她看了看那死猪一样的刘旭彬,不得已地哆嗦着手又给自己来了两银针,这才勉强直起身,过了一会儿才走得动路。

八点左右,将近宵禁的时分,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也是以为如此,那一队打着火把的队伍在黑夜中尤为明显,鹿凝感觉自己终于看到希望了,满心欢喜地招手:“这里这里!”

而这时,丫鬟半抱着慕嘉从屋里出来了,可见她已经将里面的人解决掉了,虽然头发,衣衫有些凌乱,但精气神特别好,就好像那半个多小时就是在热身一样。

她出来门口,那一队人来到门口,丫鬟二话不说,将慕嘉放下,一拳一脚,将来人打得乱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鹿凝这才发现,这来的人都是穿着布衣的汉子,不是衙役,还被打得直唤:“里长!救命啊!”

“住手,住手!反了天了,还有没有王法!”一个老头子拄着拐杖直杵地面,应该就是里长了。

鹿凝这才想起,报官什么的只有到县里,真是只有亭长和里长。

苍天了,这女霸王,没人能压制地住她了!

难不成,我命该绝?!

鹿凝不得不这样想,因为那丫鬟已经对她出手了,她还听到了慕嘉得意的笑:“死,都给我死!”

被打得鬼哭狼嚎的汉子爬起来,对老里长哭道:“我就说先等官爷到了再一起来,他们就在附近,等一等又不需要多少时辰,您非不听,现在好了,哎哟,痛死我了!”

老里长也后怕,越老越怕死啊,但他这不是想着将人抓住好邀功嘛,他个老头无所谓,他儿子要想接替他的位置那不是得县令点头吗!

可谁曾想——

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老里长悔不当初。

但这些话却让鹿凝燃起了希望,她是不是拖一下时间就能等到援兵了!

她往下一蹲,躲开了丫鬟的攻击,接着往后翻了个跟斗躲开了第二招,站起来围着小苗圃打转,丫鬟一时也拿她没办法。

慕嘉气得大骂:“废物!”

可丫鬟听不见就是了。

但这种低级的伎俩在丫鬟哪里也唬弄不了不久,只见她脚尖一点,跃到了半空,同时拔出了腰间的软剑,转眼间飞到了鹿凝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而后一剑刺了过去——

杀了个鹿凝措手不及,虽然她已经尽力去躲避了,但还是被刺中了肩膀,但鹿凝并不觉得有多痛,她一咬牙,猛地往前冲去,软件弯曲的时候又刺进了她肩膀两分,与此同时她的手术刀整个刀刃末进了丫鬟的体内。

但可惜的是,并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她的目标是气管,但因为准头不够,力气不足,扎偏了,只扎进了脖子旁的左肩。

但她已经尽力了,她现在虽然对疼痛的感知降低了很多,但她的伤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同样会影响她的行动。

丫鬟转头看了一下自己肩膀的小到,眼里翻滚着怒意,手快速往回一抽,血注从鹿凝的肩膀出喷射出来,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血往外涌,染红了她月牙白的袍子……

剑光一闪,鹿凝慢慢地抬头,便看到丫鬟正拘着剑猛地向她劈了过来,越来越远——

原来她还没等剑劈下来,就整个人砸到了地上,意识丧失了一瞬,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疼痛拉了回来,什么金针刺穴还是不能乱用啊,这副作用太大了。

但那是的确是迫不得已,她才用银针抑制了神经系统对疼痛的感知,但抑制过后就是加倍反弹,她还用了两次,现在躺着都疼,更别说动了,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鹿凝脑海中自回转着四个字:我命休矣……

她闭上眼,等着被大卸八块了……

只是可怜我的熙宝了,要没有妈妈了呀!

罢了罢了,春晓你就带着熙宝去找你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吧,毕竟孩子没了妈,不能再没有爸了……

鹿凝这一刻才发现,人在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第一感觉并不是害怕,而且脑海里会闪过很多画面,开心的,难过的,以前的,现在的……

爸,妈,哥哥,熙宝……

鹿凝瘪着嘴,突然很想哭……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并没有感觉到痛,也没有感觉身上少了点什么,而且她好像还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鹿凝悄咪咪地睁开眼,这时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被谁扯住了,甚至还不由自主地被拉了起来,她痛得恨不得立刻死去,要知道,这时候的她,只是小小的触碰,都感觉是大刀小刀在切割她的肉。

但当她看到太子殿下那张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俊脸时,鹿凝的意识有些迷离:“戚谙?”

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都出现幻觉了?

戚谙皱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可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自己的名字。

戚谙说什么,鹿凝没听清,她攥着他的衣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青筋都暴起来了:“你听好了,我答应熙宝认你当爹了,让你带他回家,你可一定要对他好!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只是还没说完就晕过去了。

戚谙一头雾水地看着歪头晕过去的人,伸手拍了拍她那高肿的脸:“陆宁!陆宁!”

见他没有反应,转头看向图焱:“她刚刚什么意思?”

饶是聪明去图焱也不太确定:“莫不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托孤?”

戚谙抿了抿嘴,他是挺喜欢熙宝的,但他这样的身份,牵一发而动全身,能认下熙宝这干儿子吗?

看着鹿凝还在微微起伏的胸膛,戚谙觉得自己想多了,她又没死,何来托孤,再说了,他们什么关系就托孤,这大夫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