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一十二章精神病(1 / 2)

加入书签

最新网址:www.wx.l/p第一百一十二章

她记得当时听到的时候,一阵反胃,立马吐了起来。

过了没两天,慕嘉又告诉她,她抓了一个姑娘,刚及笈,和白莲儿一个年纪,长得也有几分像,她将她安置在了一处租下的宅子里——当然,她不会傻到留下真实身份。

慕嘉说就是因为这些女的,李郎才会变心,她要杀尽这些不要脸的贱人!

她当时就觉得慕嘉是疯了,她想阻止但阻止不了,就这样浑浑噩噩在担惊受怕中过了不知道几天,慕嘉有天晚上回来告诉她,她杀了那姑娘,而且她已经查清了她家的位置,还将人送了回去。

她吓得都愣住了,问慕嘉为什么要送人回去,不怕被发现吗?

慕嘉一边轻蔑地说发现不了,一边给了她一个之所以送人回家荒唐的理由——

人我都杀了,还不送她回去让她家人好好安葬她吗?孤魂野鬼会被欺负的!

她突然汗毛都竖了起来,觉得眼前的慕嘉可怕极了,她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她了!

那姑娘给慕嘉害死了,但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

她想着趁着没人查过来赶紧走,但慕嘉直骂她没胆子,俨然一副“谁也抓不到往”的自大模样。

果然,过了两天,她又绑回来了一个姑娘。

这一次,全城戒严了。

慕嘉租的坊间院子并没有被查到,她又开始得意洋洋地嘲笑衙门那帮人都是废物。

甚至将那姑娘折磨了一翻后,故意暴露了那处院子的位置,将人引了过去,很是顺利地将那姑娘送回家,让她入土为安。

可能慕嘉也不知道其实那姑娘没死吧!

她本来也以为慕嘉杀那两个姑娘,就如她所说的——长得像白莲儿,是勾引男人的祸害,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民除害,她不想有其他女人想她一样,被不要脸的狐媚子抢了丈夫。

但慢慢地她发现,慕嘉的目的并不是要杀这些无辜的姑娘,她自始至终想要杀的是和李铭有关系的人,但李铭刚死,他府上落单的不多,前衙后院都有很多人,实在不方便下手,只能退而求其次,盯上了和白莲儿长得有几分像的女子作为消遣,排解心中的不满和苦闷。

慕嘉还说了,迟早有一天,要杀光和李铭有关系的所有人。

她当时吓得又吐了起来,她害怕呀!

慕嘉顿时变脸了,质问她是不是有孕了,是不是怀了李铭的孩子,整个人都暴躁不已,冲动间,她不仅想杀了孩子,还想杀了她!

好在被她搪塞过去了,一再表明自己没有身孕慕嘉才罢休。

但她却偷偷去看了大夫,一查,她确实有了身孕,已经两个月了。

她当时都要吓死了!

她知道,如果慕嘉知道她有了身孕,她肯定会想办法打掉孩子,或者直接将她一起杀掉!

她做得出来的!

可这可能是李郎世间唯一的血脉了,她不能让她伤害孩子!

于是她提出让慕嘉不要再错下去了,跟她回镇上好好生活,慕嘉自然不肯,说了一句:“你想回就自己回,不要拉上我!”

她要是就是这个结果,顺理成章地回到了镇上,她思前想后,还是找到了刘旭彬,下了一剂猛药,请了镇上的姐妹,代替她和他有了肌肤之亲,想着嫁进刘家,不让慕嘉发现异样,好保住这个孩子。

计划正在实施中,她也有十全的把握,可就在昨晚,慕嘉来了,她带了个活生生的姑娘来了。

她回镇上的时候,慕嘉已经在计划如何杀掉李铭的母亲了,怎么会突然回家来?!

她当时都要吓死了,还以为她要在家里杀人,但后来才知道,是这姑娘不想活了,想让慕嘉杀了她,慕嘉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动手。

她前几天刚动了胎气,身体虚弱,并不敢和慕嘉多相处,生怕被她看出破绽,正想着用什么理由将人“请”走的时候,鹿凝和刘旭彬来了,且他们的谈话被慕嘉听到了,果不其然,她就是容不下她和他的孩子!

要不是鹿凝制止了她,她和李郎的孩子就没了,要是药效生猛,她说不定也跟着没了。

好说歹说,于情于理,她都没有放过慕嘉是理由,可是,这是她唯一的妹妹啊!

爹爹娘亲不在了,她就她一个亲人了,这也是她明明知道慕嘉的罪行,明知道她十恶不赦,也知道官府在找凶手,但还是愿意包庇她的原因。

慕如画心里是如何作斗争的鹿凝并不关心,她说完该说的话,让刘旭彬放聪明点后便扶着沿途的东西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慕如画的闺房,走出了前厅,迈过门槛,冲外喊道:“来人呐!咳咳——”

就这样喊一句,就扯得痛得不行,鹿凝倚门上直皱眉,但雪上加霜是——可能鹿凝声音不太大,并没回应她。

鹿凝只能强撑着又喊了一声,这次豁出去了,扯着嗓子:“来人!!咳咳咳咳——”

呛得不行,还不不是涌上来的血,是唾沫。

依旧没人回应——

看着前方不算太大的院子,看着那条青石板路,鹿凝骂骂咧咧:“聋子!聋子!”

艰难地迈着腿往门口走去,要是她只是断了肋骨,行动都不会如此受限,但坏就坏在她除了肋骨骨折,软组织也严重挫伤,肌肉更是严重拉上,大腿还没踩了一脚,走路真的是非常缓慢。

可就在里门不到三米的时候,鹿凝听到有瓦片松动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屋顶上有个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他站了起来,同时手一扬,一块石子从他手中甩出,往鹿凝的方向破空而来——

速度很快,鹿凝仿佛听到了空气被撕开的声音。

她赶紧躲开,心有余悸,因为离她三米远的围墙上却出现了个洞,石头往里镶得很深——

要是这石头砸中了她,起码是个洞穿。

鹿凝戒备地看着那人,此时的心情除了“卧槽”,没有其他词语可以形容——这慕嘉怎么还有帮手!

不对,她要是慕嘉的帮凶,屋里的动静那么大,他不可能不去帮忙啊,怎么可能呆在房顶。

而这时,屋顶人从房顶上跳了下来,鹿凝转身就跑——

鹿凝你真的是个猪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七想八!你不死谁死!

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刚刚还半死不活鹿凝,三步并作两步地扒着门闩,抖着手打开了门,却发现房顶那位老兄并没有来追她,而是往慕如画的房间出去了!火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