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零四章 参详参详(1 / 2)

加入书签

“再念一遍。”

李重进扭了扭脑袋,享受着丝裙之下妻子软乎乎的大腿。

自母亲去世后,李重进是愈发喜欢躺在妻子的大腿上,或是听妻子念念书,或是与妻子聊聊家常。

“这一章都念了两遍了,还要念啊?”翟氏轻轻拍了一下李重进的大脑袋,嗔怒道:“别扭,痒!”

李重进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嗅着妻子身上淡淡的蔷薇花香:“我喜欢这一章,再念念。”

“真拿你这冤家没办法。”翟氏将手中的尉缭子翻回前一页:

“将帅者。心也;群下者,支节也。其心动以诚,则支节必力;其心动以疑,则支节必背......”

清脆的朗读声洋洋盈耳,李重进舒服地合上眼,今日是难得的休沐日,自然要好生休憩一番。

听着听着,李重进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先是一只大手搭在妻子的纤腰上,接着嘴也开始哈着热气。

“哎呀,别闹,天还亮着呢!”感受到腿上的骚动,翟氏将书扔到了一边,却并未制止李重进。

李重进的动作愈发大胆起来,全然忘了卧房的窗户还是开着的。

深秋难得的暖阳斜斜照进屋内,阳光温暖但有点点刺眼,翟氏举起玉手遮住双眼,脸色酡红。

正当李重进打算更近一步时,院外李延顺的大嗓门却将屋内的旖旎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爹爹,宫中的内侍到了,陛下请爹爹立刻进宫!”

翟氏急忙推开李重进还在施怪的粗糙大手:“你快起来,大哥儿来了!”

在几个继子面前,作为后母的翟氏一贯维持着矜持的外表,若是让继子李延顺看到这一幕,日后自己还如何与他相处啊!

“嘁,真是坏我好事。”李重进依依不舍地爬起身来,对着屋外大吼道:“你就在院外不要走动,我马上就来,听到没有?”

“唉,孩儿就在院外等着爹爹。”

翟氏闻言放下心来,先是稍稍整理自己的衣裙,而后起身替李重进抚平衣袍上的皱褶:“陛下在休沐日召见你,必然是要紧事,你要好生应对。”

李重进撑开双手,令妻子更方便整理:“你且放心,我去去就回,看看到底是什么事令那郭大郎这么急。”

“这么称呼陛下当真好吗?”

“嗨,当年他还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天天和我玩摔角,私下里叫他声郭大郎有何不可?”

对于自幼相识的郭荣,李重进当着爱妻的面可不会用尊称来称呼他。

凤目白了李重进一眼,翟氏轻声说道:“晚上你想吃什么,我下厨做给你吃。

“嘿嘿,晚上吃你!”

告别妻儿,李重进跟着内侍赶赴皇宫。

在路上,内侍向李重进稍稍解释了郭荣召见他的原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